寻找最美浙江体育人

    武术人生57载——记浙江省武术协会副会长陈顺安
    发布日期:2014-10-13 信息来源:浙江省体育局访问次数:


           陈顺安的办公室不算太小,一进门,文件、资料堆得满当,连过道都占了一半。细看之下,全和武术相关,贴着各种分类标签的文件夹摞得整齐,而属于他的私人物品,只有桌上的一只茶杯。彼时,他正在电脑前整理资料,很快又要动身前往下一站作武术交流指导。
           这位国家武术研究院专家委员会专家、中国武协段位工作委员会副主任,浙江省武术协会副会长将一生奉献于武术。满墙荣誉告诉大家他为浙江的武术付出了多少。
           11岁第一次接触到武术 从此和武术结下不解之缘
           要说陈顺安的武术情结,还得从小时候开始说起。
           陈顺安是土生土长的杭州人,从天长小学毕业后,直升到杭十一中就读初中。那时恰逢困难时期,学校停止了一切体育运动,却单单没有限制武术,因为武术可以强身健体。于是,好多孩子都开始练,陈顺安至今还记得,练的第一套是青年拳。
           不久,由于成绩突出,他被选送到杭州市武术队培训,那时候队里都是业余习武者。一段时间过去,起初的30几人只剩了陈顺安和一个师兄,其他都走了。但陈顺安依然精力无限,三点起床上城隍山练习,练完甚至觉得一身轻松,就这样一直到高中。
           高考前,班主任和体育老师都劝陈顺安不要习武了,成绩好就该参加高考,陈顺安却坚持要参加比赛,成绩日渐提升。第二届全运会前期,浙江组织了集训队(那时没有省武术队)参加比赛,陈顺安也被选中。
           原本,那届全运会后集训队要解散,却因1965年省政府一纸发文下基层,阴差阳错地被保留了下来。后来,浙江武术队成立了,那天,是1971年2月10日,陈顺安彼时已是教练员兼运动员。
           直到1974年,省武术队参加了第一次全国武术观摩交流大会,成绩突出,在全国名声大噪。随后,陈顺安又带队前往北京、上海、安徽等地训练学习,渐渐将队伍的成绩保持在全国三至六名,自此浙江武术走上正轨,随后几十年里慢慢培养了多位世界冠军。
           接下省武协担子的第一年 理顺了浙江武术的脉络
           2003年,离开从事40多年的武术专业队,快退休的陈顺安被委派到浙江省武术协会。当时社会武术因无人正式管理,呈现自行发展状态,无组织、无规范,如同一盘散沙。
           “武术经过几千年发展,流派很多,习武之人涵盖了社会各个阶层。当时我觉得这样没办法把协会办好,第一步该是将我省传统武术的网络建立起来,让民间习武者能得到统一指挥,第一时间听到中国武术协会的声音,了解国家方针政策。”陈顺安说,其实,民间习武者很渴望有组织机构能开展活动,告诉他们中华武术的现状。
           于是他将各协会、民间组织、个人积极分子名单收集起来,构建全省网络,通过网络培训民间骨干、教练、裁判。同时在短时间内迅速出台全国首创的《传统武术教练员、裁判员管理办法》。至此,浙江武术基本规范、章程初具规模。
           陈顺安趁热打铁组织了裁判员第一次培训。他回忆,第一次培训在舟山桃花岛进行,“他们自称是黄埔军校第一期,也感觉很光荣。两三百人跑到桃花岛,在宾馆大厅拉了一块布隔出教室办班,所有人都很认真。”陈顺安当时想的是,要保护大家这可贵的积极性,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成果,即便时至今日说起,他依然激动。
           统一浙江武术思想 将弊病挨个揪出来
           当然,陈顺安对浙江武术的贡献并不止于此,逐渐解决传统武术发展所产生的问题,才是所有工作中最浩大的一项工程。这几年间,他一直在努力,改掉习武者陋习,将新的内容灌输进去。
           “中华武术几千年来封建意识很严重,好些派别领导者都这样,更别说弟子了。他们把武术搞得好像很神秘,觉得就该拜祖师爷收徒弟。以前的武术比赛,之所以每办一次都要吵架,甚至出现运动员打裁判的现象,就是因为自恃过高,觉得自己最好,觉得评判不公。我们要打破这种陋习。”陈顺安说。
           再有,起初办培训时,有些人想买证,交了培训费不上课,只到最后一天来领证,“这些情况证书都不会给,我们不卖证。”陈顺安说得斩钉截铁,“我们不做形式,只意在通过培训灌输正确理念,规范和国家政策。”
           陈顺安还打破了浙江某些地市段位制垄断的现象。“原来的段位制并不规范,有些城市存在恶意制止申报的情况。”陈顺安解释,“比如原来这群人是一个山头的,披上组织的外衣后具有了段位制审批资格。从前和他们对立帮派的人,就被刻意剥夺申请资格。”这种现象,在陈顺安手里全部被打破。
           “你申报了,当地协会不认可,只要够资格你就越级到省里来报名,也可以到市里任何一个段位制办公室去报名。”陈顺安的做法,让想压制别人的组织无计可施。
           但要说真正让浙江习武者改变传统武术思想的,是这些年一次又一次中国国际武术比赛。为什么会有这种愚昧的思想?陈顺安说,究其根本是信息不通导致思维闭塞,且没有好的引导,省武协张罗的国际性比赛正好改变了这一现象。
           以开心为准则的武术比赛 让人人都捧奖而归
           从2003年,第一届中国国际武术比赛在温州武校举办起,至今已举办九届,人数从八九百人到第九届的六千人,可谓声势浩大,在全国来说都数一数二。到最后甚至要租下黄龙体育馆主场馆、副场馆,才能举办比赛。中华武术杂志社专门赋予——“杭州模式的比赛”的称号。更让人欣慰的是大家的肯定,纷纷表示从未见过那么多人参加的武术比赛居然没有吵架。
           陈顺安首先将中国国际武术比赛定位为开心第一。“我们从规程的设计到比赛目的都以展示为主,将运动员按年龄组和项目分得很细。只要在自己这组水平得到认可,很容易拿金牌。”陈顺安觉得,也是这个原因,青少年因得到认可,慢慢成为参赛者中的主力人群。主办方以鼓励为主,设置1/5金牌,剩下一半银牌一半铜牌,正因为了解所有人的需要,做到让大家开心而来开心而归。
           陈顺安解释,这项比赛的含金量在于让习武者练习得到认可,让传统武术的精华通过比赛得到整理和集成、发展,让更多人参与,得到健康与快乐,让武校发扬光大,武术组织人员不断扩大。
           “人们总说,习武者有侠气豪气,我说我们武术界的人最小气,总觉得自己最好。幸好现在通过一个个比赛,习武者互相之间就有交流了,看到人外有人,心态也在改变。”陈顺安说。
           办完两届中国国际武术比赛后,陆续地有不少境外的习武之人,希望将陈顺安的办赛模式引进到他们所在的城市。
           于是,陈顺安更忙了,因为省武协总共只有不到10人。


    【关闭】 【打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