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最美浙江体育人

    喜欢意味心甘情愿付出——记浙江省体育科学研究所科医专家薛亮
    发布日期:2014-10-19 信息来源:浙江省体育局访问次数:


           浙江省体育科学研究所(以下简称体科所),或许大多数人对这个单位很陌生,这是一家主要从事运动科学研究的单位,说得通俗一点,体科所的工作人员都是体育的幕后英雄。为什么这么说?举个简单的例子,就比如体科所的科医专家,他们是优秀运动员身体机能的监管员。在运动员们训练过程中,科医专家的科学监控,对运动员的疲劳与恢复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使运动员能更好地发挥身体机能的内在潜力,取得更好的成绩。
           薛亮就是其中一员,入职十年来,始终如一地坚守自己的岗位,全心全意地为运动员们付出。
           1980年出生的薛亮于2004年毕业于成都体育学校,因为大学学的是专业运动人体科学,为了充分发挥专业所学,来到了浙江省体育科学研究所从事竞技体育科研工作。“科研工作”,乍一听不就是书呆子嘛。事实并非如此,这份工作正如其名——竞技体育,是运动的,也是富有挑战的。
           单一、忙碌  而又富有挑战的工作
           采访中,薛亮曾不止一次这样描述自己的工作“单一、忙碌,而又富有挑战。”今年,是备战天津全运会启动之年,根据省体育局的工作部署与安排,薛亮再一次被安排到千岛湖水上训练基地,为运动员的训练提供科技保障。这次服务的对象是浙江省皮划艇队的30多名优秀运动员,薛亮要长驻千岛湖水上训练基地,直到2017年全运会结束。
           8月19日早上五点左右,薛亮和其他三个同事就起床了,他们要比运动员早起,因为要提前准备好运动员做各类测试的生化仪器、实验耗材等。
           早上6点20分,第一批运动员前来做各项身体机能测试,空腹抽血、测尿酸……一切检测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然后简单地吃过早饭,薛亮就要随着运动员到训练房。这是为了观察每个运动员的身体状况,以及他们训练负荷和完成情况,以此增强机能评定的准确性和针对性。“从数据中了解运动员的身体机能情况,再根据数据和教练员分析、研究测试结果,每天周而复始地做着同样的工作。”薛亮告诉记者,单一是这份工作一大特性,但这份工作却又是忙碌而富有挑战的。“因为采集到每个运动员的身体机能样本后就要马上分析、研究。”
           “工作琐碎、繁多、辛苦,这些都不在话下。”薛亮说,迄今为止最让他犯难的是给运动员做血乳酸测试的时候,因为要跟运动员去水上采血,而他是只旱鸭子。每次下水前都要全副武装,特别是高温夏日,厚实的救生衣穿在身上让人透不过气来,汗都会从手指尖滴下来。血乳酸测试是非常重要的一项测试,因为这个测试的数据是教练员掌握运动员训练强度的一个重要参考指标,可以据此知道不同强度下运动员们的身体反应。“在两个小时的训练中,我和教练员开着摩托艇绕着湖面到处‘飞’。如果一上午的训练过程被安排成四个阶段,就意味着我们要给每个运动员采四次血,每一小阶段的训练结束后我就要去给运动员采血,有时候,最多要采血60多人次。”薛亮说。
           “辛苦是值得的,特别是看到运动员在最终比赛中取得优异成绩,那一刻是我感觉最幸福的,特别有成就感,这些瞬间的感动也一直是我的动力。”
           2004年12月,散打运动员郑欲蒿在全国散打比赛决赛中和对手剧烈碰撞,导致髌骨骨折,伤筋动骨一百天,更何况髌骨骨折属横行骨折,恢复起来本来就慢,更别说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恢复再上赛场。
           就在郑欲蒿绝望、懊恼无缘第十届全运会时,薛亮毅然接下了这个难题,精心为其制订了康复训练计划。在薛亮的帮助下,郑欲蒿终于如期恢复正常水准,拿到参加全运会的门票,并在2005年10月第十届省运会正式比赛中,拿下了散打冠军。
           学术领域别有成就
           薛亮的人品也一直被其同事夸赞不已。“薛亮能干、吃苦耐劳、严格要求自己,这个小伙子真不错。”每每提起薛亮,在体科所干了30多年的的“老人”李樾就得意洋洋,他也是薛亮的启蒙导师。“2004年薛亮刚入职,这个刚踏入职场的小伙子身上有一股干劲、踏实、肯学,让我愿意把自己积攒的经验传授给他。”
           正如李樾所说,就是这么一个肯学、吃苦耐劳的80小伙入职到现在,孜孜不倦地奉献上了自己最美好的青春年华。“现在,薛亮是助理研究员(中级职称),不仅如此,2012年他还顺利取得了副高级技术职称资格。”李樾告诉记者,从初级到中级再到副高,这一级一级的台阶少说也要五年一台阶,而薛亮在十年的时间里就考取了副高级技术职称资格,这些都是他辛勤付出换来的。
           另外,十年来,薛亮在学术领域也是别有一番成就,主持、参与省部级、厅局级课题研究10余项。同时还在国内公开发行的专业刊物上以第一作者身份发表学术论文10余篇,参编教材4部。
           对家人满怀歉疚
           薛亮经历了三届全运会,驻外训练是家常便饭。特别是在山东全运会的前一年,刚结婚就随队在宁波外训。“我是2008年8月8日结婚的,连蜜月都没来得及过就接到外训任务,这份工作的特殊性就在此,好在老婆还是挺理解的,最让我亏欠老婆的是2009年外训期间,当时她已经怀孕了,我却未尽到丈夫的责任。”回忆起当时,薛亮满心地歉疚,“但是既然选择了这份工作我就要用心去付出,舍小家为大家,这也是理所应当的。”
           然而,生活中却又有诸多事让他百般无奈。“爸爸,明天我一定要见到你。”8月18日上午,又是一个星期一早上,女儿去幼儿园前一本正经跑过来跟他说了这么一句话。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去千岛湖的薛亮停下了手中的活愣在那里,“虽然已经习惯和家人聚少离多,但听到女儿这样说的时候心里还是酸酸的,强忍住不舍,安慰了女儿几句,留在心里只能是歉疚。”薛亮说。2014年5月,妻子被派到北京公干,他去基地的时候女儿就只能和外婆一起。有时候放学,丈母娘来不及就只能让邻居把孩子带回来。
           “孩子需要爸爸陪的时候,我没能陪伴,老人生病了,我没能尽上小辈应尽的职责。”说到这,薛亮的眼眶湿润了,“就在今年中秋节,来杭州和我们一起过节的母亲还被查出来身体状况不是很好,还要动一次大手术。”
           没能接父母过来尽孝,是薛亮一直耿耿于怀的。2008年到现在,他只回过老家两次,一次是结婚要回家办酒席,一次是带孩子回老家见家人。薛亮告诉记者,他是家里的独子,眼瞅着他成家立业,却因为工作的特殊性,父母只能待在吉林老家。“好在父母也挺理解,想我们了,老俩口会跑杭州来小住一段时间……”


    【关闭】 【打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