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最美浙江体育人

    坚持•坚守•坚信——记田径教练陶剑荣
    发布日期:2014-04-29 信息来源:浙江省体育局访问次数:


                                                                                                                                            
           他,脸庞黝黑,喉咙沙哑,一丝淡淡的笑容挂在嘴角,更凸显其沉稳和坚毅;
           他,步履稳健,精神饱满,但谁能知道这是一个正在接受化疗的带病之身;
           他,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中国田坛名将郑晨、谢震业等,均出自其麾下;
           他,就是浙江田径队教练——陶剑荣。
           亲见,执教用心又用情
           采访陶剑荣是在浙江体育职业技术学院的田径场上,他头戴灰色鸭舌帽,手里拿着一卷胶布,正用脚步丈量跑道。每隔34步,他就弯腰把手里的胶布条贴在地面,做好10米的示意标记。然后,直身站在跑道边,双眼注视着他的每一个弟子,看着他们一个个从身边冲过,眉头时而舒展,时而紧皱,嘴里不时提醒着弟子。那怕一点点的偏差,他都要大声指出来。
           这一站,就是3个小时。3个小时,对别的教练来说,或许算不上什么,但对陶剑荣来说,如果没有坚韧的毅力,1个小时都不行。因为,他是一名身患直肠癌晚期、正在接受化疗的病人!
           坚持,汗水浇灌收硕果
           提起陶剑荣,大家更习惯“郑晨的师父”、“谢震业的教练”这样的称呼。的确,35年的教练生涯,他兢兢业业,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弟子身上。而在众多弟子中,名气最大的就是“亚洲飞人”郑晨和“短跑新锐”谢震业。谈起两位得意弟子,陶剑荣紧皱的眉头瞬间舒展:“干教练,最大的愿望就是带出几个好弟子,取得好成绩。郑晨和谢震业是我的骄傲,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收获。”
           郑晨,曾名震亚洲田坛——从1985年第六届亚锦赛上一炮走红,到1993 年28岁退役的近十年间,几乎垄断了百米项目的金牌。十年间,郑晨之所以能保持良好的状态,离不开陶剑荣的点滴指导。
            而“关门弟子”谢震业,虽然年纪轻轻,却已成绩斐然。2010年8月,17岁的他在首届世界青年奥运会田径200米决赛中,赢得了中国田径队在青奥会上的首枚金牌。在2011年第七届全国城市运动会田径比赛他又夺得男子200米冠军。2013年国际田联挑战赛获第3名,同年全国锦标赛获200米冠军……
           “小谢刚来省队的时候,无论是身体素质还是技术动作,并不突出。我观察了一段时间,觉得这孩子是练200米的好苗子。当时,我说,这孩子练上两年,保准有很大的起色。”正是陶剑荣慧眼识珠,才造就了今日这颗新星。
           坚守,只为心中信念
           郑晨之后,浙江田径短跑陷入低谷,而这,也是陶剑荣最大的苦恼。他是一个有责任感的男人,更是一个事业高于一切的男人。他心中有一个信念——让浙江短跑再次崛起!
           谢震业的出现,让陶剑荣看到了浙江短跑重新崛起的希望。为了这颗好苗子,他使出浑身解数努力浇灌,希望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谢震业走上奥运会的赛场。自此,师徒两人形影不离,谢震业去国家队集训,陶剑荣也跟去国家队;谢震业远赴美国训练,陶剑荣陪着弟子远赴重洋……两人的关系,早已超出师徒,更胜父子。
           一次次的外训,一次次的比赛,如此繁忙的东奔西跑,陶剑荣从没有想到停下脚步,也更无暇顾及身体。殊不知,可恶的病魔正一步步向他逼近。
           2013年11月,陶剑荣从江西封闭训练回杭,身体感觉说不出的难受,在爱人的劝说下,他走进了医院。
           自信满满的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得了直肠癌,而且已经到了中晚期。面对这个诊断,陶剑荣一下子懵了。等他镇定下来,脑海中蹦出的第一个念头却是:“完了,接下来美国的训练怕是去不了了,小谢的训练计划要受到影响了!”对于自己的身体,他考虑倒是其次。
           带着沉重的心情回到家,陶剑荣故做镇定地对妻子说:“体检结果出来了,情况不是太好,直肠癌。”此言犹如一道晴天霹雳,爱人谢芳华情绪一落千丈,“我当时心里十分紧张,不知道说什么好。怕我情绪太低落影响到他,只能硬着头皮装镇定。”那个瞬间,谢芳华至今一直难以挥去。
           在亲朋好友的督促下,一周后,陶剑荣接受了肿瘤切除手术,割掉了一颗红枣般大小的恶性肿瘤。但是,他还要接受长达半年的化疗——共有8个标准化疗程,每个疗程需要21天。
           化疗的痛苦不言而喻,但是,信念在心的陶剑荣,只要身体情况稍有好转,就坐卧不安,满脑子想的都是弟子,“他们训练得怎么样了?会不会偷懒?训练方案执行得怎么样?”化疗期间,陶剑荣一直通过电话、微信等方式“遥控指挥”弟子,虽没有亲临指导,他对谢震业的训练了然于胸。助理教练朱娟红对此深有感触,“他对工作太认真太执着了,刚动完手术没几天,就一遍遍地叮嘱我,亲自布置队员的训练方案。那时候他还很虚弱,说话声音细微如丝,我真想打断他,让他放宽心,好好休息。”和朱娟红一样,浙江体育职业技术学院一系的许多教练、领队、工作人员等,提起陶剑荣的敬业,无不竖起大拇指。
           坚信,努力付出有回报
           但毕竟没有亲身指导,心里没底。但信念一直呼唤着他,必须回到田径场,坚守他的阵地。
           考虑再三,决定回到田径队。谢芳华虽然心疼丈夫,但同为体育人的她,深知丈夫的心思,于是,她收拾好东西,陪着丈夫一起回到了训练场。白天,陶剑荣专心指导弟子,谢芳华抱着小孙女远远看着丈夫。晚上,陶剑荣写训练计划,谢芳华就在一旁看着。“不放心他啊,我得起个监督作用。”朴实的话语背后,是妻子对丈夫的理解和支持。
           现在的陶剑荣,每周坚持上课三四天。之所以如此拼命,是因为他一直坚信:努力付出就会有回报。
           师父回来,弟子们自然很高兴,“师父不在,我们心里空落落的,训练也没劲,碰到事情不知道怎么解决。”但是看着抱病仍在指导训练的师父,弟子们心里十分心疼,“但师父真的来了,看他几个小时站着,怕他身体吃不消。”回想起师父刚动完手术,大家去医院看他时的情景,胡凯哽咽着说:“师父那天很虚弱,声音很小,看惯了他精神饱满的样子,真是不习惯,心里好酸。”
           作为陶剑荣最贴心的弟子,谢震业的感触更深:“得知师父生病的消息,非常震惊,不相信这是真的。可是每次去看师父,他一见到我就问训练的事,就怕我受到影响。当时,我就下决心,一定要努力适应没有师父贴身指导的环境,调整自己的心态,更加认真地训练。”
           谢震业了解陶剑荣的心思,奥运会和全运会是师父最大的梦想,而他就是师父的寄托。“这是我们师徒共同的梦想,我希望自己可以变得更好,能够有机会代表浙江、代表中国、代表师父实现我们共同的愿望。也希望师父为了大家保重身体,战胜病魔,尽快康复。”

     



    【关闭】 【打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