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最美浙江体育人

    夫妻档的24小时——记省体育服务中心职工朱晓平、赖晓年夫妇
    发布日期:2014-05-22 信息来源:浙江省体育局访问次数:


      没有聚光灯,没有体育明星光环,省体育服务中心的水电工朱晓平,和同单位收发室的赖晓年这对夫妇,是再平凡不过的两位“编外”体育人。
           从清晨起,我用笔记录下他们一天的工作和生活,忙碌的身影背后是一张始终微笑的脸,他们用脚踏实地的每一个24小时,热爱着他们的工作。
           赖晓年的工作 365天不停歇
           6:55,赖晓年从家走出来,大约300米外,就是省体育局大楼。
           7:00,她准时到岗,给全局上百位工作人员分发报纸、信件、杂志。这些工作,她需要在8:30之前完成。看似简单的分发,赖晓年多年如一日地重复着,即便休息天,即便大年初一,也不能落下。
           分发完报纸,其余的工作,就是快递包裹的收发,以及来访人员的登记。这些看似很简单的小事,除了需要克服几年如一日的单调外,还考验了赖晓年的记忆力和处理突发情况的能力。每位工作人员叫什么,在哪个处室哪个房间,她都必须一清二楚,新来的以及离开的员工,她也需要及时掌握信息,同事开玩笑,说她像单位的引导员。
           9:55,一位中年男子来访。“你找哪位?请登记。”男子并不理会赖晓年,径直朝电梯走去,赖晓年往前追了几步。
           男子不耐烦了,“登什么记,我来过那么多次了。”
           “我们这边访客都需要登记,请您配合!或者您告诉我,您找哪位。”赖晓年依然好脾气。看着一脸笑容的赖晓年,男子脸上挂不住了,说了个人名,脚步也慢了下来。
           赖晓年说,访客不配合是常有的,有时也会觉得委屈,但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你笑脸相迎,对方也不好意思再凶了。
           最让赖晓年感到温暖的是,单位的领导对他们非常客气,每次拿快件,都会说一声“谢谢”。“这让我们心里很温暖,觉得自己受到重视。”
           小便池堵住 脏臭的环境朱晓平一点不怕
           和赖晓年聊天期间,丈夫朱晓平始终都在忙碌着。赖晓年说:“他就是那么忙,工作性质是‘随叫随到’”。
    13:05,刚吃完午饭的朱晓平,来不及坐下歇一会,电话又响了。省全民健身中心里,卫生间公共洗手台堵了,女篮练习场地的小便池也堵了,还有多盏灯已经不亮。
           朱晓平抓上工具就往那边赶。洗手台比较容易处理,只需清理掉下水道里的垃圾和头发即可,小便池要棘手一些,光散发出来的那股味,就让人直想后退三步。
           “很臭的,你们不要过来。”朱晓平说着,自己却徒手干起来,通下水道,换污水管……. 朱晓平始终一脸笑容,“我们的工作哪算辛苦。做一行爱一行是必须的,这是我自己的选择。”这也是他独有的自娱方式。
           做完所有事儿,已经接近15:00,朱晓平又马不停蹄赶回省体育局大楼,那边,还有事等着他做。
           虽然一个单位 他们能相聚的时间不多
           16:00,赖晓年下班了。今天丈夫应该可以回家吃饭,她要先做好菜。
           他们的家,是单位安排的宿舍,没有门牌号,具体位置是“田家桥3号对面”。这里有一排平房,邻居们大多是同单位的保安。房门外的石板上,摆着一只电磁炉和一口锅,赖晓年说,这就是他们的厨房。
           往里走,18平方米左右的地方,用木板隔出一个“客厅”和两个“卧室”。小一些的卧室,住着朱晓平和赖晓年,大一点的卧室,给两年前来杭州的女儿倩倩住。对于这样的生活,赖晓年说,已经很满意。她1300元一个月的工资,加上老公比他稍高一些的收入,确实负担不起杭州的租金。
           卧室里除了床再放不下别的东西。客厅里,仅有的像样家具,是电冰箱。沙发和椅子,还是以前理发店搬来的。
    忽然间,我们的目光被墙上一幅大型十字绣吸引。十字绣上“家和万事兴”五个大字,似乎在诉说这个家的心声。赖晓年说,这是她花了三个月绣好的,就是希望家庭合合满满。
           17:30,赖晓年做好晚饭,和女儿一起在桌边等着丈夫下班。看着朱晓平从远处骑着电瓶车往回赶,赖晓年嘴角露出一丝隐隐的微笑。可是朱晓平停下车后却说:“你们先吃,我来放一下车,单位还有点事情。”朱晓平说完,又走了。
           等到他再回来,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
           在同事眼里 朱晓平夫妇很有责任心
           朱晓平,41岁,金华人,妻子和他同龄,是老乡。
           十六七年前,因为朋友工程上需要帮忙,原本来杭州旅游的朱晓平毅然决定留在这里,而这一留,就留到现在。也是那时起,他开始接触水电方面的工作。
           丈夫做水电工,赖晓年就用自己的一技之长开了一家理发店,那时,他们定居在萧山。因为忙于拼搏事业,也因为经济条件有限,彼时还未上幼儿园的一双儿女,成了留守儿童。
           2009年,工程结束后,一次机缘巧合,朱晓平开始成为省体育局的水电工,负责单位的水电和机器设备维护,赖晓年也将自己的理发店关了,到省体育局做起了信件收发的工作。
           保安队长姚燕祥在省体育局已工作十余年,是朱晓平和赖晓年的老同事,对两夫妻的敬业,他看在眼里。“他们把单位当家,即使过年也只回去2、3天,业务熟悉,责任心强。”姚队长说,尤其是朱晓平,大院里电灯跳闸、污水管堵塞、地下车库淹水……不论他当时在干嘛,也不论几点,他都会马上到岗。   
           姚队长记得,每年台风天,朱晓平都是24小时在大楼里待命。怕地下车库被水淹,抽水的事儿一早就得开始干,即便搬黄沙这些原本不是他职责范围内的事儿,也主动承担;好多次姚队长晚上巡逻,发现路灯坏了,或是下水道堵住了,朱晓平睡梦中都会立即赶过来。   
           4月底,7楼的水管爆裂,朱晓平下班回家后,又返回来维修到凌晨一点。说起朱晓平,姚队长赞不绝口。
           女儿倩倩说 希望来场一家三口的旅行
           现在和他们住在一起的女儿倩倩,目前是浙江省体彩客服,20岁,经济已经完全独立。
           倩倩是个时尚的姑娘,短发微卷,没有化妆也透露着年轻的青春活力。倩倩和别的女孩一样,喜欢旅游,也时常梦想着和父母一起去旅游。“我想去厦门,我妈想去北京看长城,我们已经讨论了好久好久,但是因为他们工作的原因,最终哪儿都没有去成。”
           倩倩说,她记得,最近一次一家出游,是去吴山广场。
           那天是周六,天气晴好,赖晓年早上去单位做完事回来后,突然提出出去逛一圈的想法。“一家人本来就很少出去,这个提议大家一拍即合,马上出发去了吴山广场,还爬了城隍山。”说起那天的事情,倩倩如今依然一脸兴奋,“下山后,我们去吃了必胜客,回来还是打车的。太奢侈了,我们从来没有一起打车过。”
           回到家,倩倩发了朋友圈来总结她最快乐的一天。
           在倩倩眼里,妈妈的工作,除了一天都不能离开外,其实并不累,相比较而言,爸爸就辛苦多了。“但是我从来都没有听到他对工作的一句抱怨。”倩倩说,爸爸时不时会在家里说起工作的情况,但更多的是热爱。
           “我爸还是老好人,附近邻居都知道他干这一行的,所以家里水电有个什么问题都来找他。他只要在家,就会拿起工具马上过去。”
           采访接近尾声时已是傍晚,朱晓平听着女儿的满心期望,表情有些凝重。一个电话打破了当时的气氛,又有活儿要做,朱晓平说了声抱歉,匆匆离开。



    【关闭】 【打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