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最美浙江体育人

    一个航模人的爱与痴——记省航模队教练潘磊
    发布日期:2014-05-26 信息来源:浙江省体育局访问次数:


           “你看,这是我正在做的海模,由于比赛要求整体重量在一公斤以内,所以外形材质选择了轻巧的碳纤维,不过……”说着,潘磊的声音弱了下去,就这么忘了与他对话的人,看着手中的模型,似乎陷入了思考中。
           你很难想象,眼前这个略显瘦削,谈话会“溜号”的人,有着好几个“世界级”的头衔:世界冠军、国际级运动健将、世界纪录保持者,四届世锦赛冠军,四次打破世界纪录,多次获得全国体育大会冠军和全国冠军……
           玩航模的人不少,玩到潘磊这份上,也就是个“痴”字了。
           他要一条道“走到黑”
           第一次见到潘磊是在省航模队。
           在浙江省全民健身中心,穿过曲折的小道,可以看到一幢普通的居民楼,底下一楼就是浙江省航模队的“驻地”。走进里面,是像工厂车间一样没有隔断的场地,几个航模队队员三三两两地在干自己的活,只有工具发出的吱吱嘎嘎的响声。最里面以玻璃隔出的小间,是教练潘磊的工作室。除了两张办公桌,四面排满了柜子,几架模型见缝插针地被塞在柜子顶上、门边、窗台,空间越发逼仄。一年的大半时间,潘磊就耗在这屋子里。
           认识潘磊的人都一致认为,他极有天赋,不然怎么能在1992年被选入省航模队,三年后在世界航海模型(动力艇)锦标赛上就拿了世界冠军。
           现在想来,除了第一次夺得世界冠军时的激动,潘磊更隐隐有了预感:干模型这行,想赚钱是不成的。由于经费有限,那次比赛他还自己贴了15000元的参赛费和住宿费。
           1993年,第七届全运会后航海模型项目退出了全运会舞台,项目的发展陷入了停滞状态,许多航模运动员相继选择了退役和转行。虽然还挂在省航模队,但潘磊也不得不回到家乡温州,找点活干。
           “那段时候,我干过清洁公司、开发设计过按摩椅、与朋友合伙开汽车美容店,还有其他零碎的活。” 潘磊说,他选择回到温州的另一个原因就是,他可以借用温州市航模队的场地和工具,搞点自己的“小动作”。
           “一日不练自己知道,一周不练师傅知道。航模也需要每天动手,保持竞技状态。”虽然没人督促,但在那段没有“组织”的日子里,潘磊还是用一切空闲的时间做模型,跑去温州市航模队“晃荡”,不为比赛、不为训练,只为所爱。
           在他看来,这种坚持是那么地理所当然:“航模的技术不断革新发展,只有不断学习新知识技术,才能保持竞技水准和状态。”
           2010年,在回到杭州入驻省队后,潘磊彻底结束了多年的“兼职”生活。少有人知道,那时他还有一个选择:留在温州,留在家人身边。那时,温州一所学校的航模特色教育刚刚起步,急需一名优秀的航模老师,学校联系上了他。而他设计的按摩椅反响很好,汽车美容店的生意也走上了正轨。这几乎是旁人为他想到的最好结果:与爱好相结合的工作,稳定的生活、朝九晚五的工作、家人的陪伴,这些潘磊唾手可得,但是他还是选择前往杭州。
           为的,只是能站上更大的舞台。
           两难选择他扛起压力
           2010年是潘磊难以忘记的一年,他相继获得第四届全国体育大会和第十六届航海模型动力艇世界锦标赛的金牌。那是省航模队恢复建队不久,他和队员们赢回了极有分量的金牌作为庆贺。
           也是在这一年,他几乎半年多没有踏进家门;这一年,他遭遇家庭危机;这一年,他有了每每想起就内疚得心痛的遗憾。
           航海模型的制作极为繁复,一个模型想要制作完成快则一二个月,慢则需要四五个月。制作完成后还要不停地下水,调试改进。2010年两个大赛相继而来,潘磊几乎把工作室当成了家,半年多都没回温州一趟,做到晚上12点更是家常便饭。潘磊的压力可想而知。
           2010年8月下旬的一天深夜,潘磊没睡下多久,就被一通电话吵醒了。迷迷糊糊中,他只听到妻子在电话那头气急败坏地说了一串,好不容易弄清楚了,确如冰水淋头:女儿得了肺炎,发了好几天高烧都退不下来!
           潘磊的第一反应就是:回温州!但是,比赛临近,他还有很多事未做,进度一天都拖不得……他的脑子里一团乱:女儿像他。虽然总是几个星期、一个月才能见爸爸一面,可是女儿就是和他亲。想到那么幼小的孩子正遭受成人也难以忍受的病痛,潘磊就心急如焚。
           最后,潘磊还是没回去。
           “还好女儿那时候还小,不记事。”潘磊缓缓吁出一口气。不然他难以想象女儿对他这个爸爸该有多失望,这是他无法承受的。
           妻子朱丽剑是一位普通的职工,朝九晚五的工作之外,还要照顾正在读书的女儿,和家里的四位老人。一有事,远在杭州的潘磊根本帮不上忙。她可说是独自挑起了生活的重担。
           有段时间,潘磊的母亲身体不好,经医院检查患了乳腺癌。母亲手术时,潘磊都未能在病床前侍候,这是侍亲至孝的他一直以来的遗憾。“我知道他很内疚。幸好手术很成功,不然就成了他难以跨过的伤痛了。” 朱丽剑说:“虽然,有时候会生他的气,但气过也就算了。他能从事自己喜欢的工作,家里人都很支持,也希望他能一直开心。”
           他的“病”和他的“药”
           有不少人问过:这船多少钱一条?
           潘磊回答:一万左右吧。
           对方的反应往往是:啊?那挺贵的啊!
           其实,从画图纸到设计制作模型,再到训练和比赛,模型需要自己动脑设计动手制作和遥控比赛,需要不断创新改进。一条模型从最初构想、动手制作,到最终成型、下水比赛,中间不知回炉改造了多少次,不知折了多少材料部件。期间的耗费已是不可计了。所以,每条模型,对于队员们来说,都是不可轻易放弃的宝贝疙瘩。
           很多人看着航模运动轻松,只消站在原地操控手中的机器。实际上这只是比赛时的一瞬间,更多的时候,他们坐在自己的桌子前,打磨着手中小小的一颗零件。一颗不起眼的小东西,就要花费两天时间。“你以为你磨的是零件,其实你磨的是你的性子。”即使是机械地打磨,潘磊也能做得津津有味,能静下来,沉进去,忘却周遭,忘却时间流逝。
           “他一忙起来就不管不顾,也不注意时间。去年检查出来有严重的胃病,我们都给他急死了!”提起丈夫的敬业忘我,妻子朱丽剑恨声说:“去年十月,我好不容易在温州挂到一位名中医的号子,给他调理胃病,但是叫他回来复诊都要‘三催四请’,每次都是队里忙不过来。”
           “他就是有本事把2周中药的量,拖到1个月才喝完。” 朱丽剑语气无奈:“我只能尽量打电话催他吃药、催他吃饭。这时候才恨我们分居两地,我鞭长莫及。”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潘磊在比利时举行的2013世界航海模型(动力艇)锦标赛上,夺得ECO-TEAM团体项目冠军和F1E-1KG项目亚军,还在F1E-1KG项目的第二轮曾以10秒30打破世界纪录。
           对于潘磊来说,他会一直“痴”下去,航模就是他的药。


    【关闭】 【打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