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最美浙江体育人

    大山里的航海梦——记丽水市航海模型教练员汪杰
    发布日期:2014-07-28 信息来源:浙江省体育局访问次数:


        他,站在水边,面对一池碧水,手持遥控设备,灵活操作,让海模在水中疾飞自如,划出一道道美丽的浪迹,充满诗情画意。
        他,从事航海模型17年,在担任教练员的4年中,取得一系列瞩目的成绩,在各级赛事中共获得24金、17银、8铜,在去年8月份世界航海模型锦标赛中,获3金1银,所带队员破世界纪录。
        他叫汪杰,80后,丽水市航海模型教练员,他有一个“航海梦想”——让更多的孩子们喜欢海模并参与到这项运动中来,他用自己瘦长的身躯撑起了丽水航海模型事业的旗帜。
        为海模而生
        “他是为了海模而生的,他对航海模型事业的热爱和专注很少人能做到。”汪杰的启蒙教练吴丽强这样评价自己的弟子。
        1997年,9岁的汪杰初次接触航海模型这个项目,便一发不可收拾。兴趣变成爱好,再升华到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汪杰的人生轨迹同航海模型紧紧联系在了一起,2004年他获得了世界航海模型锦标赛冠军,并破了青少年组世界纪录。“我觉得挺幸运的,能进市队,成为丽水市海模的队员,才能有这些成绩。”
        而在师父眼里,汪杰能有这样的成就离不开他自己的付出。“不管什么项目,要想出成绩都必须经历一些磨练。”吴丽强说。海模考验的是人的专注和耐心,当运动员的日子,汪杰每天起早摸黑,参加训练,不断充实着自己的专业技术水平,除了读书,就是在队里训练,“那个时候他还是个孩子,每个周末、寒暑假等各个节假日的时间,不管刮风下雨都在外面训练。”
        “估算一下,当运动员的时候,我应该有70%-80%的时间都扑在了这个项目上。”说着,汪杰腼腆一笑。牺牲了业余时间,还要承受艰苦的训练,这些年来,有过汗水、泪水,但是汪杰却从未想过放弃,他说他感谢父母的支持。“说实话,海模是个烧钱的项目,都要自己出钱,好在我的父母很支持我,我自己也比较省,模型坏了就自己修,零件可以从其他作废的模型上拆下来重新装上,就是想办法省钱。”
        最终,一个“世界航海模型锦标赛冠军”的称号,成了他漫长运动员生涯的毕业答卷。
        用激情浇灌事业
        大学毕业后,这位世界冠军毅然选择留在丽水市少体校成为一名纯粹的海模人,平时汪杰不仅要带队训练,更要组织参与当地的海模比赛。
        吴丽强告诉记者,从运动员到教练员,汪杰的角色转换非常快。“他在上海读大学,每年寒暑假回来,都来队里帮忙,他从老一辈的教练身上看了很多,学了很多,加上自己不断钻研,因此能在教练岗位上同样获得成功。”
        2013年,汪杰兼任丽水市少体校教务科副科长职务,并主持工作,初次担任教务科副科长工作,加之训练教学任务繁重,汪杰的压力非常大。在训练期间,他凌晨四点起床,晚上12点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家。
        为了兼顾所有的队员,汪杰就按时间分批安排训练,早上5时一批,7时一批,以此类推。“他让运动员5时多来训练,他自己就会4时半到,把东西全都整理好,这样运动员看到教练员身先示范,他们自然而言也会刻苦努力。”吴丽强说。
        海模训练基地位于丽水水东大桥附近,场地有限,条件艰苦,即使是夏天40度的高温,汪杰每日都要被曝晒4、5个小时,他经常调侃道:“本来人长得就像跟木棍似得,多晒晒,皮肤黝黑,显得健康。”
        除了训练运动员,他还坚持每日的自训。汪杰说,现代化的航模运动竞争日益激烈,唯有不断补充知识方能不掉队。他挤出时间上网查资料、阅读专业报刊、参加培训课程,用最先进的理论知识充实自己,通过不断的交流学习,探索这项科技体育项目的新突破。“身边还有其他教练和我的师父在,所以做起事来也比较顺畅。没有太大的困难。”汪杰说。
        2013年,世界航海模型锦标赛,汪杰和他的队员们带回了3金1银的好成绩。
        无止的“愧疚”造就梦想
        汪杰为了这项事业放弃了许多。在师父吴丽强眼里,也有些心疼:“他真是全身心地扑在了这个项目上,2012年、2013年,他为了备战世锦赛,一直待在队里,没什么休息时间,过年的时候也就只有年三十那天给自己放了假。”
        就是这两年,汪杰的事业有了进展,生活也发生了变化。2012年,他结婚了,可是他却没能好好陪新婚妻子。“要训练啊,总不能放着那些孩子不管吧。”汪杰说。
        去年,老婆怀孕了,汪杰更忙了。世锦赛就在面前,汪杰几乎抽不出时间陪她,“怎么说呢,有无奈,更多是愧疚。这是很矛盾的一件事情。”
        今年上半年,汪杰升格当了父亲,原本很幸福的一家子,老婆却因为汪杰经常早出晚归而难免抱怨。“我早上出门早,晚上回来又晚,有时候半夜还会惊醒,跑去队里给模型充电,孩子全靠老婆一人照顾。”汪杰说着,有点恍惚,脸上写满了内疚。就算孩子生病了,他也是请假把孩子送到医院挂上盐水,看护一会儿,就马上回了单位。
        面对家人的埋怨,汪杰表示很无奈,他说:“那些学航模的孩子们也很需要我啊!”
        这个夏天,汪杰没有大赛任务,终于可以稍微放松一下了。“我能想到的弥补家人的方法,就是好好地陪陪他们,哪怕在家待着也是好的。谢谢他们的体谅。”
        可是,一批老队员逐渐退役,新一批学员也已经陆续招入,新一周期的训练即将开始,汪杰说,陪家人的愿望恐怕又要落空了。



    【关闭】 【打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