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最美浙江体育人

    她不仅仅是徐国义的妻子——记浙江游泳队教练楼霞
    发布日期:2014-08-11 信息来源:浙江省体育局访问次数:


           在向大多数人介绍楼霞时,必须加上这么几个注解:她是奥运冠军叶诗文的首位专业队教练,后来成了她的师娘,她是浙江功勋游泳教练徐国义的妻子。
           其实,翻开楼霞的履历,值得说的远不止这一点——她本人,是浙江第一位参加奥运会的游泳选手(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在浙江水军尚未发迹之前,专攻100米蛙泳的她,知名度仅次于以庄泳为代表的“五朵金花”。如果不是那一届奥运会中的混合泳接力比赛,出于整体考虑,临时更换了出战阵容,她极有可能拿到一枚奥运奖牌,而不是后来的第四。
           在浙江体育职业技术学院游泳馆,记者见到了楼霞,这个身材高挑,性格阳光的女教练,在谈起过去的往事时,笑着说:“别提啦,好不容易让我们夫妻把小叶子培养出来,刚觉得弥补了年轻时的遗憾,别老揭伤疤啊。”
           千岛湖边长大的姑娘 年轻时的楼霞就是小叶子的翻版
           楼霞是淳安人,生长在千岛湖边,父母都是当地一家兵工厂的职员,育有两个孩子,楼霞还有个大她三岁的哥哥。
           或许是因为母亲在厂里食堂工作的缘故,楼霞的伙食比一般小伙伴都要好,所以她是同龄人中长得最高,胆子也是最大的一个。幼年的楼霞不太爱与女孩子玩儿,基本是个假小子,什么偷瓜掏蛋,掳袖子打架的事儿没少干。也因为个子高,在楼霞十岁那年,在淳安体委工作的表姐,把她带到启蒙教练胡骑面前,想看看她有没有成为运动员的可能。后者带她到泳池边,说游一个试试看,当时一点水性不会的楼霞,满不在乎地说了句“大不了一死嘛”,眼都没眨就跳下去了。胡骑教练把奄奄一息的她从水里捞起来之后,收了徒。
           后来,当了教练的楼霞,与小叶子互感投缘,引为亲人,很大程度上也是源自这句话——叶诗文刚进专业队,楼霞组织两拨小孩儿打水球,输的一方要从10米跳台上往下跳,有恐高症的小叶子也当着她的面说了一句:“怕啥,大不了一死嘛”!几乎一字不差。
           “从那以后,我就认定了,小叶子和我有缘。”楼霞说。
           徐国义就是块木头 专注负责的男人既可爱又可恨
           楼霞与冠军教练徐国义的年龄相差两岁,进省队相差一年,一个是1982年,一个是1983年。两人认识很早,但开始恋爱关系则要推到1993年,那年是徐国义从运动员转做教练的转折年。
           徐国义是摩羯座,恋爱方面基本是个闷蛋。楼霞回忆,有一天,一个队友跑来跟她说,徐国义说对你有意思,想问问你的意见。楼霞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么多年都跟普通队友那么处着,这是闹哪一出啊,再说了,这话有让第三者转述的嘛,你让他自己来!”第二天,楼霞看到涨红着脸的徐国义来找她表白,楼霞问他,什么时候开始有想法的?老徐低着头喃喃:你进队的时候就喜欢上了。
           从那以后,楼霞在上海训练,老徐每逢周末就坐火车去看她,从一开始简单聊几句,到后面慢慢确定了关系。记者问楼霞,老徐身上哪点最吸引她,楼霞想了想,“应该是他做事儿,那种专注和拼劲儿吧。”
           1997年,楼霞退役转教练,和徐国义领了证。这是一场简单到令人发指的婚礼——没有婚戒,没有婚纱,没有仪式,没有蜜月,只婚约一张。老徐工作起来的认真劲儿,很快让楼霞吃到了苦头。2009年,楼霞在当运动员时的心脏早搏病症突然严重起来,最后不得不在浙江省人民医院接受了手术,忙于带队训练的老徐,只在术后来医院看了一次,匆匆走了。
           楼霞很生气,有一次质问老徐,“你这么拼,我们错过了多少东西你知不知道,等我们都老了,你会后悔吗?”老徐很认真地想了想,“会后悔吧,但该做的事儿,我还是得做啊。”
           2012年,游泳队一位同事结婚,参加了婚礼的楼霞和老徐都羡慕得不行,老徐当场表示,一定尽快找时间,找个美丽的小岛,给楼霞穿上婚纱,弥补过去的亏欠。结果,这个诺言至今没有兑现。2013年,游泳队顺利完成了沈阳全运会的比赛任务,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几个科室纷纷组织集体旅游放松,楼霞也接到邀请,去塞班岛度假,高兴地与丈夫定好了出行细节,结果,几个会议安排又一次打乱了所有的节奏,楼霞只能单身上路。
           楼霞用的第一个微信网名,叫“只想去旅行”。在记者的追问之下,她承认,有点试探老公的意思,但后者毫无知觉,气得楼霞愤愤然将网名改成了“女王”,意为自己做主,更加独立。有一次,楼霞得知有个环游世界的旅游团,80多天,团费20万元的样子,她拿给老徐看,两人都很心动,但商量来商量去,最终老徐还是叹了口气:“等到2016年,里约奥运会以后,再看情况吧。”
           小叶子像她女儿 那是个单纯到让人心疼的孩子
           楼霞回忆,当叶诗文第一次被启蒙教练带到她面前,即将成为她的弟子之时,小叶子左看看,右看看,点了点头,“这个教练我喜欢的,就让我跟着她练吧。”
           后来,楼霞发现,两人的关系只能用“缘分”来形容了:同样是属鼠的,一样是双鱼座,两人在家中被长辈叫唤的乳名也一样,都叫“雯雯”,噢,还有小叶子从高台跳下,说的那句话,让她有时光倒流,重回幼年时的感觉。
           “小叶子是个很简单,很单纯的孩子,她的意识里,所有人都是好人,她从来就不懂得拒绝,一次都没有。我一直很担心,她以后到社会上会吃亏,所以有意无意地,我觉得自己有保护她的责任。”楼霞说道。
           其实,叶诗文在进队一开始,并没有被徐国义看好。有一次楼霞带着队员训练,小叶子在池子里蛙泳,动作歪七扭八的,经过的徐国义看了,皱了皱眉,对妻子说:“这孩子是谁开后门塞进来的?”后来,楼霞因为身体原因,将一些队员转交给老徐后,老徐在接收叶诗文时,也不太情愿,是楼霞多番劝说丈夫,才给了小叶子更多的培养机会。
           直到有一次,队内训练赛,小叶子和一位男队员比赛,一开始被拉得很远,后来叶诗文一发狠,居然在最后50米实现了赶超。冲刺的那一幕,与伦敦奥运会接力比赛,小叶子神奇逆转最后摘金,如此相似。楼霞兴奋地向丈夫示威,“你看!我选的苗子错不了!她的冲刺多好。她身上有一股狠劲儿。”自此,老徐对叶诗文开始改观,加大培养力度。
           小叶子与楼霞间也有许多女性话题可聊,比如一到封训出不了门,网购狂热爱好者叶诗文,就会通过网络买一堆化妆品解闷儿,自己用过感觉效果好之后,还极力向楼霞推荐。楼霞不习惯网购,小叶子时不时会拿网上的截图给她看,并告诉她,“我觉得你戴这副橙色的太阳镜一定帅呆了!你等着,我马上买给你。”
           孩子的一点点感恩 都会让楼教练感动很久很久
           在小叶子成名之后,好多人夸楼霞,说她眼光准。楼霞偷偷告诉我,其实这跟眼光没太大关系,主要就是个“缘”。
          “我一直跟我的弟子说,我看人,首看人品。懂得感恩的孩子,在我们教练把心血付出去之后,就能形成前进的原动力的。可能是我性格还比较天真吧,我总觉得,人和人,最重要就是一个交心,只要弟子努力训练,认真对待比赛,哪怕你成绩不够好,我也会诚心对待,和他一起寻找解决的办法。”楼霞说道。
           叶诗文从伦敦归来后,竞技状态一度处于低谷,老徐和楼霞夫妇一度压力很大,老徐每天的抽烟量直线上升,发展到一天一包半的地步,让楼霞很心疼。最近,叶诗文高原训练归来,竞技状态明显回升,她在微博上留言:感谢教练一直没有放弃我,花这么多的心血在我身上。楼霞看了,眼眶湿了。
           楼霞带过的和正在带的三十个弟子,有一个微信群,名字就叫“大家庭”。孩子中有谁过生日,楼霞都会去买蛋糕,全体为其唱生日歌祝福。楼霞生日时,小队员们制作了一幅照片墙,每人一幅照片,手拿一句写在打印纸上的祝福语,而当中的一个,就是那个不解风情,至今没让楼霞穿上婚纱的丈夫徐国义。



    【关闭】 【打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