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最美浙江体育人

    小身体爆发大能量——记宁波市第二少体校女子举重教练王秀芬
    发布日期:2014-08-14 信息来源:浙江省体育局访问次数:


           她是宁波第一个由本土教练培养的世界冠军,在1998年第12届世锦赛上获得女子举重53公斤级抓举、挺举和总成绩三项冠军,并打破挺举、总成绩两项世界纪录;她1米65的个头,手臂修长,肤色白皙,与人们传统印象里举重选手的“矮壮”形象相去甚远。
           她是王秀芬,曾经站在竞技体育“金字塔”的顶峰,退役后回归基层,担任宁波市第二少体校女子举重教练。当下正率队参加省运会,王秀芬说:“争金牌当然应该是每个运动员的目标,但肯定不是人人都能达到,我告诉孩子们,只要发挥出自己身体的最大能量,就不会留下遗憾……”
           回甬投身基层训练 希望梦想有人传承
           “王秀芬是个有目标的人,很能吃苦,有股不拿世界冠军不罢休的劲头。”回顾王秀芬的运动员生涯,启蒙教练郁延年这样总结。他当年发现这棵苗子是在1986年宁波市运动会上,当时王秀芬代表宁海队参加的是女子四项全能的比赛。郁延年一番考察后把她拉进了举重队,然后一步步带向世界大赛舞台。
           2000年是女子举重载入史册的年份——首次进入奥运大家庭,那届悉尼奥运会中国队参加了女子举重53公斤级的争夺,但最后出征的选手不是王秀芬,湖南选手杨霞成为了我国女子举重运动奥运冠军第一人。在很多人看来,如果那年王秀芬能去悉尼,女子53公斤级金牌非她莫属。错过奥运会,对一名世界一流的运动员来说不能不说是莫大的遗憾。王秀芬始终淡看“如果”二字:“再谈这个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我期待的是若干年后宁波能有举重选手拿奥运会冠军。”
           2001年10月,参加完九运会后王秀芬宣布退役,出于对举重事业的挚爱,她选择回到宁波投身基层训练。用她自己的话说:“每一位教练,都希望她的队员能够完成自己没能实现的目标。”而她也用每天不断的努力,去帮助自己的弟子更加接近最高峰。
           回到基层之后,王秀芬一度把“家”安在宁波市体育中心体育场二楼看台上。说是“家”,实际上只是一个十几平方米的小房间。很多人都会有一个深刻的印象:蜗居之中,沙发旁竖着的一副拐杖显得很突兀。由于当运动员时留下伤病,退役后她的左膝盖动了手术。
           背负另外一种压力 期待“厚积薄发”
           竞技体育训练,首当其冲就是招生问题。“运动队必须有梯队,就比如现在,一边备战省运会,一边还要想着:4年后下届省运会怎么办?”王秀芬说,举重项目毕竟离普通人群的生活比较遥远,很多家长和孩子都对举重运动不太了解。“所以即使我看中了苗子,也还需要花大量的时间去告诉孩子举重是怎么样的,让他们产生兴趣。然后是和家长沟通,家长往往认为举重会把孩子压得长不高,练得人又矮又胖……事实哪里是这样呢,其实过去选材的时候,就是挑父母身高不高的孩子练举重,所以举重运动员给外界留下了‘传统印象’。”
           宁波市第二少体校的训练科科长王海山是王秀芬多年的同事,他也坦言:“举重缺的不是技术,而是人才。”王海山透露,为了招到好苗子,王秀芬经常驱车去宁海,到深甽的龙宫、马岙等村里去招运动员。俞梦倩是她的弟子之一,王秀芬招她时候,刚开始俞梦倩爸爸怎么也不相信,觉得这肯定是个“骗局”。口说无凭,王秀芬就力邀他们一起去学校实地看一看。经过反复做工作,俞梦倩的父母终于同意了。
           那么为何不像别的一些项目那样从外地引进选手呢?“最好的苗子人家肯定是不会轻易让别人引走的。”另外王秀芬还遇到过“逃兵”:“上届省运会前我就抓狂过,有的外地孩子在落实好宁波户口之后,到了上高中年纪就不练了,说是要专心读书去。”王秀芬说,有好几个好苗子练了四五年后还是选择离开。不过王秀芬表示,她一定会继续“哄”这些孩子好好地练下去:“希望慢慢地积累,然后等到厚积薄发的那一天”。
           新一代用新方法 她让孩子开心训练
           在宁波市第二少体校举重馆,记者看到王秀芬的弟子不少也是纤腰、细腿,完全颠覆了人们对举重选手的印象。“举重的女孩子,有一种健康美。”王秀芬觉得,举重可以训练孩子的形体美,还能改变一个人的性格,做事更加胆大稳重。“小女孩刚来的时候,都很内向,也不爱说话,但是举重是需要爆发力的,也能磨练一个人的意志。”在体校里,八九岁的女孩子,就能一个人独立上学,遇到困难,不会哭鼻子”。
           即将参加省运会丙组比赛的欧梅跟着王秀芬两年了,记者问她怕不怕王教练,她点点头;再问她王教练是不是很凶,她又摇摇头。这让记者有些疑惑:“教练不凶你为什么还怕她?”小姑娘说:“主要我怕自己训练不好。”另外一名选手孔彬彬从10岁跟着王秀芬,至今已8年多,她的说法是:“王教练一般不太凶,不过有时候很厉害……”
           记者把这段对话转述给王秀芬的时候,她笑了。“现在的孩子和当年的我们不一样了,以前说严师出高徒,我现在觉得还是鼓励比较好,哄得她们开心点,训练成绩反而会更好点。”王秀芬说,“以前我当运动员的时候,就知道拼命练。但是现在的孩子不一样了,个性越来越强,训练太枯燥的话她们会跑掉不练的。所以我们一方面改变训练方式,比如除了举重专项训练,每周会带她们参加篮球、羽毛球等其他运动项目进行娱乐,最近天气热我就带她们到市区游泳池游泳。还有一点就是保证她们的学习,早上也不让孩子们起早出操了,让她们多睡会儿,保证足够的精力参加上午的文化学习和下午的专项训练。”
           要管孩子吃喝学习 她当老师也当妈妈
           王秀芬笑称,自己当了教练才知道这个岗位的挑战——除了训练,还有更多的担当。因为每个孩子个性不一,有太多生活和学习方面的事情要去关心。“孩子们练举重不容易,年纪那么小就独立生活,训练场上还是要严要求、高标准,场下当教练的一定要关心孩子。”王秀芬平时就住在学校,一般一周回市区家里一两次。
           作为学生的岑燕峰对这一点感受很深:“刚来的时候不太会做家务,王教练帮我洗衣服,整理被套;我生病了王教练还会带我去医院,平时都很细心地照顾我。”教练的付出,孩子当然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弟子们对记者说:“王教练的付出的确很多,我们都把她当做‘王妈妈’,以后我们也会为她付出。”
           教练需要更好地了解孩子,更有效地与弟子沟通,王秀芬笑称很需要学点心理学,尤其对付调皮的学生需要策略。“我得让她们明白,现在不抓好训练,不学好文化课,将来总有一天要后悔的。”
           如今,各级青少年比赛都已经在变革:举重比赛成绩和文化课考试成绩综合评分,综合分最高的才是冠军。“以后的比赛,即使你举重成绩再好,如果文化课考不及格,那永远拿不了奖牌。”王秀芬说,她的宿舍就在学生宿舍楼上,随时会监控孩子们的生活、学习情况。如果发现哪个学生有出格行为,她还有杀手锏——罚孩子去操场绕圈长跑。“举重的孩子爆发力好,所以短跑不怕,长跑头疼。这个处罚方式我觉得既能起到警戒作用,也对体能训练有好处,屡试不爽。”当年的世界冠军,如今的角色是“既当老师,又当爹娘”。


    【关闭】 【打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