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最美浙江体育人

    他与他的“子女”们——记湖州市网球中心主任骆勇
    发布日期:2014-08-07 信息来源:浙江省体育局访问次数:


           一个人的能量究竟有多大?这个问题在不同的人身上有着不同的答案。但是对于骆勇,答案显而易见——这个来自大连的铮铮硬汉,用他宽厚的肩膀,一力扛起了整个湖州市乃至浙江省青少年网球的未来。
           韩馨蕴、叶秋语,如今这些浙江网坛上名声最为响当当的人物,均出自骆勇麾下;浙江省青少年网球赛、全国青少年网球排名赛、亚洲青少年网球锦标赛上,骆勇的弟子视摘金夺银如探囊取物,甚至能包揽前三;从教30余年,骆勇先后训练过几百名运动员,获得各种比赛冠军200多个,百多人入选国家队、国青队、国少队和各省专业队……
           日前,在湖州市网球中心的球馆里,许多慕名而来的湖州市三县两区及邻市的网球小运动员前来集训,每一位弟子,骆勇都亲自上阵,手把手教,点对点喂球,一天四五个小时下来,运动员累得够呛,骆勇的表情也丝毫不轻松,毕竟,他已经58岁了。
           缘起与市委书记的“传奇”约定
           要说骆勇本是辽宁省网球队总教练,怎么会跑来浙北小城湖州,干起了湖州市网球中心主任一职?这中间还有一段“传奇”故事。
           2003年,还是辽宁省网球队总教头的骆勇,带领着弟子在广东训练。一天,一群西装革履,说话斯文的男人走到了球场旁边,其中一人问能否和他们一起打球。骆勇二话没说,就和这群人打起了球。第二天,问他话的这个人又来了。不过,打完球,他告诉骆勇,他来自浙江湖州,想发展家乡的网球事业,不过那里还没有建正规的网球场。“这太落后了吧!”骆勇听了,忍不住笑着插嘴。这人也没说什么,向骆勇要了电话号码就离开了。
           一个多月后,骆勇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正是上次邂逅的姓杨的人,他说:“湖州想建网球场,开展网球运动,你有经验,能不能过来?”骆勇没有马上答应,隔了几天,他回了个电话:“杨总,你邀请我去,是以什么身份去呢?”对方的回答不缓不慢,但却让他大吃了一惊:“这个需要我们市委讨论而定。”这点事情还要惊动当地市委?骆勇愣了,对方却笑呵呵地说道:“我是湖州市委书记,我叫杨仁争。”
           杨仁争的一句话无疑在骆勇心中燃起了一把希望之火。知遇之恩和大干一场的豪情在胸中翻涌。一个月后,骆勇一只箱子,一只包,一个人,单枪匹马闯江南。
           创举助养孤儿“授之以渔”
           来到了湖州,骆勇走马上任,马上投入到了紧张的工作中去。网球中心建成后,他把一颗红心从此献给了当地的网球事业。
           要干事,找苗子。当时,骆勇发动了一切能利用的关系,在全湖州市范围内寻找网球好苗子。但令他意想不到的是,与辽宁队员相比,湖州的小运动员在身高、体能、意志等方面都不如人意。失望的骆勇一个人在湖州街头来回踱步。在经过一个小乞丐的时候,他停下了脚步,抛下钱币的同时,他突然脑门一亮,为什么不去福利院看看?
           说干就干,骆勇马上联系当地几家福利院,不过这样贸贸然上门,得到的却是对方质疑的眼神。吃了几回闭门羹,骆勇有主意了,他通过一些网球爱好者的帮助,两次上京,找到了国家民政部相关部门,把个人证明、公安局证明、体育局证明一一亮相,告知他的真实想法。幸而,他的想法得到了认同。民政部向福利院发了通知,骆勇拿到了“绿卡”。
           这回,骆勇不再局限于浙江地区,他北上新疆、内蒙古,南下四川、云南,到处搜罗福利院里的好苗子。当看到灵活、精神的孩子时,骆勇就会眼前一亮。“我第一次选了60多名6、7岁的孩子,好多孩子看见我,都拉着我的裤腿,叫着‘叔叔,选我吧’,让我实在忍不下心。”那时,湖州市网球中心办公室主任李远经常看见这一幕,几十个小时的长途火车上,骆勇就像个保姆,忙得手忙脚乱,一会给小孩买吃的,一会得分开几个打得起劲的小孩……
           新到一个环境,这些小孩子十分新奇,这里摸摸,那里瞧瞧,但骆勇很快有了新的问题让他头疼。这些孩子几乎没有生活自理能力——有的头上长虱子,有的不会自己刷牙、洗澡,有的还常常口出污言、小偷小摸……于是,骆勇和同事们一起,在教他们拿给网球拍之前,先当了回生活老师,给他们洗澡、换上新衣服,教他们《弟子规》,给他们报名上小学接受正规教育。甚至连过年,还每人领几个孩子回家,让他们感受家庭的氛围。
           这样的举动,让这些从未有过家庭温暖的孩子分外感动,一句句“爸爸”就代表了他们对骆勇的无限感恩。于是,球场上,“爸爸”从教孩子摸球拍,做游戏开始,一步步带领他们走向全省冠军、全国冠军乃至亚洲冠军的道路。
           塔巴热克,这个来自新疆sos儿童村的孩子,至今脸上还能清晰地看到大小不一的疤痕。在进入sos儿童村前,这个孩子被不法分子控制,让年仅三、四岁的他沿街乞讨、偷骗,如果一天收获不大,就对他鞭笞、毒打。这样一个孩子,内心世界十分孤独、阴冷。但被骆勇带了7年,塔巴热克像换了个人似的,不仅开朗,还十分调皮,且网球成绩已经小有所成,在全国排名前十。当记者问起他的理想时,他显得有些腼腆:“我想和李娜一样,做个有名的网球运动员。”
           而范琳琳,这个同样来自新疆sos儿童村的漂亮的21岁女孩,作为骆勇的得意门生,已经摇身一变成为了网球教练,手下教着十来个孩子。与别的孩子不同,范琳琳来湖州时,已经15岁了。早熟的她明白上天给了她这样一个改变命运的好机会,她必须要抓牢。因而,训练的时候,她比谁都认真,“爸爸”布置的训练任务,她不折不扣完成。谈到对未来的设想,女孩子充满了憧憬:“我已经成为了教练,有着稳定的收入,希望能在‘爸爸’身边多学习,将来能去更多地方执教。”
           坚定不为五斗米而折腰
           看着自己亲手招来的孤儿一个个因为网球走向了新生活,骆勇的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我的能力有限,只能让他们有一技之长,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大学。一旦进了大学,今后毕业了他们就能自食其力了。我也算对得起他们了。”不过,有一个人,在脸露笑容的同时也微微皱了皱眉头,这人就是骆勇的妻子朱珈钰。
           朱珈钰的担忧很无奈,也很实际。因为经费有限,要养活这么多孤儿,还要常年送他们参加国内外各种比赛,给骆勇带来了极大的经济压力。他们想方设法对外搞网球培训,希望能赚取点经费缓解压力,但当地网球市场不景气,这个法子不奏效。为了支援丈夫,朱珈钰一改从前在娘家“大小姐”式的生活习惯,主动当起生活管家,能省就省。“一次超市食用油打折,大家排队购买。轮到我时,我一下扑过去说要40瓶,然后对后面人说油卖完了。”朱珈钰说起这个的时候,眼眶有点红,“后面人说我耍赖跟我吵了起来,还骂我泼妇。可这么一大家子,每天光菜油就要耗费不少,我能省一点是一点啊。”
           朱珈钰说归说,但她用实际行动支持着丈夫的事业。在湖州市网球中心给孩子们当了十年“保姆”,今年,快到退休年龄的她又拾起了老本行,做起了小生意,为的就是从经济上给丈夫一些助力。每当想起这些,骆勇自信的脸上多了几分愧疚,“我的心思都在孩子们身上,十年来遇到很多困难,她总想方设法帮我。有她在,我和孩子们总能没了后顾之忧,全心投入到训练中。”
           如果说,无米之炊着实为难了骆勇,但他却始终没为五斗米而折腰。十年来,因为成绩斐然,有不少省市体育局、俱乐部纷纷向他抛出橄榄枝,最为甚者,深圳一家网球俱乐部,一口气喊出60万年薪、一套房、一辆车的价码,但骆勇却始终没离开湖州。“如果说一点不动心,那是假的,谁不希望生活过得更好一些。但我还有好多事没做完,我走了,这些孩子们怎么办?”骆勇的回答很真实,也更令人肃然起敬。这个汉子,显然这辈子是被网球和这些孩子“套牢”了。


    【关闭】 【打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