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最美浙江体育人

    创造基尼斯纪录的“门外汉”——记绍兴市空竹协会会长王伯钧
    发布日期:2014-09-01 信息来源:浙江省体育局访问次数:


           见到王伯钧时,他正在排练省运会开幕式上要表演的空竹操。“我得下午才有空。”王伯钧说:“突然接到导演要求,将60人的队伍扩充到至少120人,压力很大啊。”抖空竹是器械运动,转起来要离手,上百人一起表演就怕出了意外落地或砸到人。动作要美观又简单,光想动作,王伯钧就用了几个月。“太忙了,舟山、嘉兴、台州教育局还联系我去培训。”
           这位空竹协会传奇人物已经年过六旬。在54岁前,他下乡支过农,当过9年民办教师,在服装厂做过工,也曾和人合伙做过生意,却单单没有和空竹打过任何交道。但短短十年间,他就从一个门外汉“摇身一变”成为绍兴空竹第一人。
           巧遇小学同学 因肩周炎踏进空竹的世界
           2004年10月的一天,王伯钧到杭州游玩,在公园内偶遇多年未见的小学同学。老同学正在抖空竹,听说王伯钧患有肩周炎,便告诉他抖空竹有利于病症缓解。老同学不仅教了王伯钧基本技巧,还送了他一副空竹,并意味深长地说,“以后说不定你会感谢我。”
           回绍兴后,王伯钧闲来无事就开始抖空竹,练了大约两个月,肩周炎确有缓解,练到半年手都能弯到背后了,“这下我来劲了,天天都去广场上练。”王伯钧说。
           一天,他照旧在广场上抖空竹,被快阁苑小学三四年级的学生们看见,执意要学。王伯钧和他们约好周日早上8:30城市广场等,就这样连续学了一个月。
           之后,孩子们还把空竹带去学校练习,却被学校保安阻止,争执间恰逢校长俞学志经过。问清情况后,俞学志让孩子们抖给他看,看完不禁拍手叫好,还主动让孩子们下次见面时一定讨一个王教练的联系方式。这时,是2005年底。
           转眼放寒假了,开学后俞校长打电话给王伯钧,希望他去学校教空竹。“我说这怎么行,我是玩玩的。校长说没事,就像教之前的孩子一样,一定要将我请过去,还开了欢迎会,给了聘书。”王伯钧说。这下他犯难了,整宿睡不好,“我这业余的怎么可以正式授课呢?”
           回去后,王伯钧在网上大量翻阅练习空竹的方法,先后找全国各地的空竹高手学习,在郑州时还花了两个月的工资宴请三桌,就为了让全郑州30多位空竹高手为他表演一场空竹。“回来后我就依样画葫芦教。”王伯钧说,这是他自己总结空竹三部曲中的第一阶段——学习模仿阶段。
           同年,王伯钧还出色完成了绍兴市体育局要求组织50人的队伍去杭州参加比赛的任务,他排练的空竹秀——奥运辉煌博得全场喝彩。2006年7月9日绍兴市空竹协会成立,由王伯钧当选会长。
           学生的一个调皮动作 成就了创新动作跳绳抖空竹
           其实,王伯钧的空竹之路并非一帆风顺。2007年正式在快阁苑小学授课的半年后,缺少新的教学思路让王伯钧很犯愁。正在他一筹莫展之际,一次意外给了他新灵感。
           “我这20多个学生里,有一个叫王烨辉的男孩特别调皮。他体格好,空竹也抛得高,抛到三四楼的高度,被风一吹空竹方向就偏离了。操场那头,正好有女孩子在甩长绳,空竹往那边飞去,我当时脸色都吓白了。”王伯钧回忆,“结果他不是好好去捡,而是跳过女孩子的大绳再去捡。这还不止,他捡完还一边抖着空竹一边跳回来。”这个动作,也让王伯钧如获至宝,原来一边抖空竹还可以一边跳绳,这就是如今全国独创跳绳抖空竹的由来。
           那个周末,王伯钧叫上几个孩子专门练习这个动作,周一课间一亮相,震惊了全校。俞校长乐了,立刻要求组成空竹跳绳队,参加绍兴市越城区2007年迎新花样跳绳比赛。也是在那次比赛中,王伯钧和跳绳抖空竹的项目声名大噪,中央电视台还进行了转播。这就是空竹三部曲中的第二阶段——空竹积极创新阶段。
           两次觉得江郎才尽想退缩 留下后一步步走上更高舞台
           “当时我想这该差不多了吧,中央台都转播了,我这个业余教练水平也到头了。”王伯钧准备和俞校长辞职,被一口回绝。隔了几日,越城区教育局下了聘书,任命王伯钧为艺术顾问,“这下好了,没退路了。”王伯钧欣慰中也有点无奈,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上。
           “北方学的空竹其实用不上,我都觉得难,更别说教了。”于是,王伯钧继续让孩子们创新花样抖空竹。高跷抖空竹、溜冰抖空竹……时间久了,王伯钧愈发出名。
           2008年底到2009年,中央三台《想挑战吗》节目组和中央四台上海大世界基尼斯纪录办晚会,先后邀请王伯钧和他教孩子去北京参加节目。孩子们分别完成了1分钟21次和25次跳绳抖空竹的挑战,获得了无数掌声。“虽然后来也受到各地邀请去授课,但现在还没有人打破25个的纪录。”说起这个,王伯钧就很自豪。
           两次上了中央电视台,成绩有了,荣誉也有了,回来以后还领了越城区区长奖,“这次真的该隐退了,我江郎才尽啦。”王伯钧笑称。而事情就是那么巧,他注定不该隐退。2009年11月,绍兴市体育局破格选送他去上海体育学院考国家级社会体育指导员。
           “这一去真是大开眼界,不但对空竹运动有了全新的认识,还对空竹的发展之路有了全新的思路。”王伯钧说,接下去就是空竹三步曲的第三阶段——攻坚克难阶段。
           申请非奥项目不成功 这不影响王伯钧继续努力
           其实在去上海学习之前,王伯钧已将工作重心放在申请校园空竹为非奥运项目上,这也是他想为空竹做的一点事。整整两年,王伯钧和他的团队整理培训教材、填表格,最终却被驳回,理由是“空竹不属体育运动。”“大家两年心血付诸东流,我真的很心痛。”王伯钧说。所以去上海,他也是专程去请教空竹的归属,培训教材里明确说明——“持器械类健身方法”包含抖空竹。
           “这下我安心了,说明空竹要发展,只能走体育路。”王伯钧说:“老师告诉我,空竹申请非奥,没有经验可借鉴,但也说明它是全新的,就是创造。创造抖空竹的训练方法,包括培训、项目、比赛,整套系统成功了,我们便是原发地。”
           上海之行结束回绍兴后,王伯钧重点着手培训。第一年自己做,第二年、第三年、第四年请老师,培训很成功。
           不仅如此,他也和浙师大、浙工大等学校商议,将抖空竹加入选修课,以提高认可度。
           王伯钧说:“一路过来我自知空竹教学要普及,所以下决心将系统的学习方法做好。现在已日趋成熟,教学大纲已写了两年。”所以今年比赛王伯钧自己主讲,讲的内容就是校园空竹项目如何开展,项目如何培训成绩才会好,教练、裁判该如何执教。目前全省11个市甚至外省都有人报名。
           “我已经64岁了,创新,能创多少是多少,我希望后继有人能延续这个项目,也算我的一个心愿。”现在的王伯钧,依然在为实现这个心愿而奋斗。


    【关闭】 【打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