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最美浙江体育人

    幕后英雄的平凡故事——记浙江游泳队队医巴震
    发布日期:2014-09-29 信息来源:浙江省体育局访问次数:


           “我是浙江竞技体育大家庭中一名普通的队医。”任职数年,他给予自己这样的评价。虽然“辅佐”过的运动员,不乏吴鹏、孙杨这样的世界冠军和奥运冠军,但他本人似乎从未沾得半点星光,日复一日为运动员服务的他始终默默无闻。巴震说,自己早已与运动员成为朋友和战友,他想要收获的并非是镜头前的光鲜亮丽,而是在他的帮助下,身边的这些“运动员朋友”可以站上更高的领奖台。
           入行 让他觉得很幸运
           在巴震的印象中,在他大学毕业的那个年代,毕业生能顺利找到一份工作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他也成为那个年代的“幸运儿“。“刚刚毕业的时候,我还没想过要找一份怎样的工作,只是想尽快稳定下来。”
           1995年,巴震进入浙江省体工队二大队任职队医,主要针对一些重竞技项目。由于当时的队伍外训机会多,时间长,所以巴震的工作状态便是随队奔波。对于多数人而言,这也许是件苦差事,而对于年轻的巴震来说,这份工作正合他的胃口。“刚刚毕业,走出校园,觉得外界的事情都很新鲜。”巴震说,“那时候毕业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很不容易,谁还会想要换工作环境,别说我自己觉得幸运,同龄人也都很羡慕。”
           当然,巴震的乐趣并非仅仅来自于“旅行”。工作之所以能够成为他的爱好,是因为他在其中找到了自己的价值。“每天看着运动员训练、比赛,我能感觉到他们的疲惫。所以,我努力让他们在训练之后尽快放松。”巴震说,他所谓的放松除了机体上的放松,也包括运动员精神上的放松。“有些运动员心理压力很大,有时候让他们保持兴奋和斗志比调整身体机能更重要。”所以,巴震在与运动员接触中注意观察和沟通,在工作的同时为运动员打开一些心结。巴震说,“这其实也正是我工作的一部分。”
            常年工作需要 成为队医中的大力士
           2006年,国家游泳队缺少队医,时任国家游泳队总教练的张亚东看中巴震,并借调其随队外训。
           这是巴震第一次接触游泳队。“为了工作,我服从安排。”巴震说,“换了一个工作环境,还是有些兴奋的。”但这也只是换了工作环境而已,巴震还是延续之前的工作状态,甚至比从前还要忙碌。
           实际上,巴震的工作节奏是跟着运动员的训练节奏走的。“每天运动员训练之前,我要挨个为他们做一些拉伸运动,以免他们在训练中出现拉伤。”巴震说,队医的工作就是这样,害怕队员出现一点意外,所以要格外细致。并且要配合教练调整运动员的机体状态,保证第二天的训练质量。“所以运动员在训练之后,我要为他们进行对应按摩,让运动员的肌肉恢复到放松状态。”巴震说,针对运动员的个人肌肉类型不同,训练强度不同,他也会采取不一样的力度和方法。在运动员一堂上强度的训练课之后,巴震至少要为队里的每一位运动员做一个半小时的放松。前浙江游泳队运动员、世界冠军吴鹏回忆起之前巴震为自己做放松的情景时开玩笑说,“他恨不得用上全身力量,他应该是队医队伍中手劲最大的吧。”吴鹏说,其实,大强度训练之后,僵硬的肌肉想放松正需要这样大的力气才有效果,你能感觉到他的力量,说明他足够认真。
           如果你认为队医只是一个体力活,那就错了。帮助运动员热身放松是为了避免运动员出现意外的伤病。但如果伤病还是发生了,还是要靠巴震来为其解难。首先要找出运动员受伤的原因,是受训练方法、训练环境影响还是意外受伤?如果是前两者,那么在很快为运动员作出诊断和处理方法之外,还需要与教练对其训练作出相应调整,巴震也会做笔记,避免重蹈覆辙。从业多年以来,巴震对待工作始终如一,他的耐心和细心也赢得了队里运动员的信任。
           家人是他的顾虑也是他的动力
           巴震1998年结婚,也就是说,在他结婚之前,早已经形成了现在这样的工作状态。随着之后加入浙江游泳队、国家游泳队,巴震的工作强度越来越大,从曾经的偶尔外训变成了如今的偶尔回家。对于一个家庭而言,这无疑是家人最不想看到的状态。但巴震,包括他的家人都选择支持他的工作。
           近年,浙江游泳队的实力不断攀升,入选国家队的队员日益增多,队伍获得外训的机会也随之而来。这就意味着巴震随队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今年,巴震自2月份从杭州离开,期间随队赴澳大利亚、昆明、北京集训,仅在3月、5月各回过一次家。时间加一起还不足五天。“今年好像格外忙,但是这是我的工作,所以我要和队伍其他人一样,全力以赴。”巴震说。可贵的是,巴震的妻子很支持丈夫的工作。“她很理解我,这是我工作最大的动力。虽然每年很少团聚,但在电话中,她和我说的最多的还是鼓励的话。”
           让巴震放心不下的是他可爱的儿子。由于妻子工作上的安排,工作地点可能会有所调动,对于今年上初二的儿子,夫妻二人可能因为工作都没法顾及。在这种情况下,巴震把儿子托付给母亲。“他正处于学习的关键时期,我们工作比较忙,可能顾及不上,接下来可能需要靠他自己自觉来把握了。”巴震说,“我们已经习惯了用电话来交流了,现在通讯也方便,我们的联系也很频繁,只是见不到面,确实很想他。”“电话里我也不会过多去问他学习上的事情,主要还是关心他的生活,他也从不埋怨我,和妻子一样鼓励我。”
           巴震说,他感谢自己的家人能给自己如此的支持,正因为此,他才有信心全心工作,才有勇气追求梦想。对于接下来的打算,巴震坦言还没有具体的规划,但有一点,他可以保证,只要队伍需要他,他将全力以赴。


    【关闭】 【打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