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最美浙江体育人

    责任在身终不悔——记嘉善汾湖水上运动中心主任马新华
    发布日期:2014-09-04 信息来源:浙江省体育局访问次数:


           初见马新华是在嘉善的高铁站——1.70米的个子,雄厚的嗓音,我们刚一下车,他就热情地招呼开了:“真是对不起,孩子们刚比完赛,这几天休息,中心就剩咱们几个人喽。”在简短的交流过程中,马新华一直称呼队员们为“孩子”,而数十分钟的交谈中,这样的称呼连续出现了8次,可见这群队员在马新华心目中的地位。
           将近40分钟的路程,我们一行终于到达了嘉善汾湖水上运动中心。正如马新华所说,这一天的中心显得格外安静,而马新华也难得有空,带着我们逛着基地,讲述着自己的青葱岁月。
           从无到有 一个体育人从年少到白头
           和皮划艇结缘,对于马新华来说,纯属偶然。1989年,马新华大学毕业,被分配到嘉善县少体校工作,由于大学学的是田径,他一心以为会教授该专业,可没想到,少体校相关领导派他担任皮划艇教练。
           皮划艇?这对以前从未接触过皮划艇的马新华来说,既陌生又新鲜。为了能够尽快学会皮划艇运动的技巧,他专门跑到省队参加为期3个月的皮划艇特训。回来后,他就开始在全县范围内“招兵买马”。“当时总共招收了10多人,他们是我的第一批弟子,同时也是嘉善县第一支皮划艇队的第一批运动员。”马新华说道。
           起初,皮划艇队各项条件都十分艰苦。整个队伍,只有马新华一名教练,他和运动员们住的是没有厕所、浴室的集体宿舍,队内只有4条皮划艇,运动员们不得不轮流到县少体校附近的河道内训练。“他们在河里划,我就骑着自行车来回在岸边观察指导。那会儿特别担心的就是孩子们的安全。马新华告诉记者。由于不是专业教练出身,所以每当碰到技术难题时,马新华就会赶到省队找专业老师虚心请教。为了照顾好运动员,他事事以运动员为先,为了让运动员们吃饱吃好,他都是让运动员们先吃。
           付出终会有回报。在马新华的带领下,嘉善县的皮划艇项目日益壮大。从1998年开始,嘉善县皮划赛艇队的夺金数和水上运动项目团体总分,年年名列全嘉兴市第一。2009年,皮划赛艇队从嘉善县少体校分离出去,搬入汾湖水上运动中心。同年,该中心被命名为浙江省单项体育后备人才基地;2012年,又被命名为赛艇项目国家高水平后备人才基地。这些荣誉,让水上运动项目成为嘉善县体育事业的一块“金招牌”。
           出过中考状元的运动中心不愁招生
           一直以来,皮划艇项目在嘉善都拥有良好的群众基础,从哪里可以体现?“训练招生”。马新华说出这四个字的时候,抖了抖烟,他有些兴奋,又有些许骄傲。
           在马新华的记忆中,除了皮划艇队成立的最初几年遭遇了招生困难,似乎这个问题一直都没有困扰过他。“在我们这里,肯定不会出现这个问题。”马新华很是自信,“不仅如此,还有不少嘉兴其他地市的家长还特意把孩子送到嘉善来训练。”
           为什么家长都愿意将孩子送来训练?马新华道出了由,一是汾湖水上运动中心训练专业,能够让家长很安心。其次是因为中心对运动员的文化教育也丝毫不放松,可以说用严厉来形容。“队员们都会集中在基地附近的陶庄小学、陶庄中学念书,每天晚上在中心的教室里都会有老师过来给学生上晚自修,以确保队员们不落下学业。”马新华举例道,2010年嘉善县中考状元张晨康就是水上运动中心的队员,还有不少队员都曾经考过全年级第一名,“我们希望来中心训练的学生,都尽量做到德智体全面发展,这是我们一直提倡的,也是中心历来都非常重视的。”
           为了给运动员今后的发展提供保障,汾湖水上运动中心还与吉林北华大学和东北电力学院进行合作,“二级以上运动员这些大学都可以进行单考单招,这样我们既解决了运动员的‘进口’问题,同时也为他们解决了‘出口’问题。”马新华说,而这或许也是家长们愿意把孩子送到我们这里来的原因。
           盼他回家吃顿饭的妻子 得到的回复大多是沉默
           谈到自己的家庭,马新华的话显然没有之前那么多了,语气中也满是愧疚。马新华说,他非常非常热爱自己的家庭,但是他给予这个家的却还远远不够,他要对女儿、对妻子说声对不起。
           由于工作原因,马新华永远是中心最后一个走的人,和家人一起吃晚饭,几乎成了马新华最奢侈的事情。在他的手机里,保存着妻子每天发给他的信息,内容千篇一律:“今晚回来吃晚饭吗?”
           马新华和妻子约定,如果回家吃晚饭,就回复“回来”,不回去吃那就不回信息。那妻子没有抱怨吗?”记者问道。“她很贤惠,特能体谅我的工作,所以从来都不会说什么。”马新华的语气充满着内疚。
           女儿是马新华的心头肉,但是在女儿人生中最重要的“高考年”,马新华因为比赛出差在外,也没有时间好好陪伴。高考成绩出来之后,女儿的成绩并不理想,她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哭,马新华想进去安慰却又无从开口,“我不是一个好父亲,女儿很懂事,也很理解我的工作,但是我没有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这位汉子说到这里,眼眶有些湿润。
           虽然对这个家庭心存愧疚,但是马新华依然选择坚持工作。“中心本来教职工就少,12个人要管90多名运动员,我走了,他们怎么办?”马新华说,自己只要在岗一天,就一定要做好工作,这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中心负责。这样的选择,他不后悔



    【关闭】 【打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